1. <tt id="h7elk"><button id="h7elk"></button></tt>
    2. <mark id="h7elk"></mark>
        1. 行業動態

          《中國數字出版產業年度報告》最新發布

          作者:佚名 發布時間:2021-10-28 14:05點擊:

          10月27日,由國家新聞出版署與北京市人民政府共同指導,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與北京市委宣傳部(北京市新聞出版局)、中國郵政集團有限公司報刊發行局聯合主辦的第十一屆中國數字出版博覽會,在北京國家會議中心舉行。

          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院長魏玉山發布《2020-2021中國數字出版產業年度報告》。

          MAIN202110280835000552654129783_副本.jpg


          逆勢上揚的中國數字出版

          《2020-2021中國數字出版產業年度報告》

          2020年,我國數字出版產業面對突發疫情,逆勢上揚,保持了良好的發展勢頭。全年產業收入超過萬億元,達到11781.67億元,比上年增加19.23%,為“十三五”圓滿收官交出了一份合格答卷。

          下面從三個方面對《2020-2021中國數字出版產業年度報告》進行解讀。

          一、數字出版產業新規模

          (一)整體收入規模持續增長

          2020年,全年數字出版產業整體收入規模超過萬億元。其中,互聯網期刊收入24.53億元,電子書62億元,數字報紙(不含手機報)7.5億元,博客類應用116. 3億元,網絡動漫238.7億元,移動出版(移動閱讀、移動游戲等)2448.36億元,網絡游戲635.28億元,在線教育2573億元,互聯網廣告4966億元,數字音樂710億元。

          (二)傳統書報刊數字化收入增幅上揚

          2020年互聯網期刊、電子圖書、數字報紙的總收入為94.03億元,相較于2019年的89.08億元,增長了5.56%,高于2019年4%的增長幅度,更高于2018年3.6%的增長幅度。

          (三)新興板塊繼續保持良好發展勢頭

          2020年,在線教育收入規模為2573億元,網絡動漫收入規模為238.7億元,從數據上來看,兩者均有較大幅度增長。

          2020年在線教育抓住了疫情帶來的教育信息化普及、升級和用戶消費習慣線上遷移的巨大契機,實現了快速發展。由疫情帶來的“宅經濟”為網絡動漫發展創造了有利環境,多年來優質動漫內容的生產、儲備與積累,奠定了產業快速發展的基礎,付費用戶規?;纬闪水a業發展的強大助力。

          二、數字出版產業新發展

          過去一年來,新冠肺炎疫情倒逼出版業加大轉型融合步伐,出版業融合發展進一步深入,網絡文學、數字教育、知識服務、有聲讀物等領域呈現出良好的發展勢頭。

          (一)出版業融合發展提速增效

          新冠疫情的爆發,讓出版業更加深刻地認識到融合發展的重要性和緊迫性,倒逼出版單位加快融合發展進程,在深度和廣度上都有了明顯提升。

          主管部門通過多項舉措,推動出版融合出版邁向縱深,出版融合發展頂層設計和總體部署日益健全。

          大型出版集團在融合出版的理念、內容、技術、模式、機制等方面進行全方位創新,將融合發展作為“一把手”工程進行籌劃部署。出版單位積極順應疫情防控常態下發展的新形勢、新環境和新需求,聚力于業態創新與深度融合,立足主業、突出特色,積極探索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在出版服務中的應用,加快建立適應融合發展的組織架構、傳播體系和管理體制。過去一年來,出版單位的IP運營和跨界融合理念更加深入,著力推進優質內容以多元產品形態和版權形式呈現,將出版、科技與文化創意相結合,向游戲、影視、文化旅游、文化金融等領域延伸,開拓融合發展路徑。

          (二)網絡文學逐步構建新生態格局

          過去一年來,網絡文學持續良好發展態勢,在社會主義文化事業和文化產業發展中的作用更加突出。2020年,網絡文學全年新增簽約作品約200萬部,全網作品累計約2800萬部,全國文學網站日均更新字數超1.5億,全年累計新增字數超過500億。網絡文學作品質量顯著提升,題材結構進一步優化,主流化、精品化態勢進一步凸顯。在政策引導和讀者文學審美等多因素影響下,現實題材創作熱度持續,在網絡文學作品中占比進一步提升,主題類型更加豐富。特別是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爆發,抗疫醫療題材成為網絡文學創作熱點,反映出網絡文學對社會現實的關照及對主流價值的呼應,反映出讀者文學審美取向正在從幻想向現實轉變。

          網絡文學IP生態格局日益健全,網絡文學對關聯版權領域的拉動賦能作用日益提升。在免費模式興起的背景下,網絡文學企業紛紛加大版權運營布局。2020年我國網絡文學整體收入規模達到268.1億元。其中,版權運營在網絡文學市場規模中占比為11%,版權收入成為網絡文學重要的收入構成。

          (三)數字教育出版步入調整期

          2020年受疫情影響,線上教育成為剛性需求,數字教育市場總體上呈現蓬勃發展態勢。國家圍繞教育信息化建設,進一步強化統籌部署,為數字教育高質量發展奠定了更加堅實的保障。疫情期間免費開放資源為數字教育平臺積累了大量用戶,教育平臺加快探索新業務和新模式,為用戶提供多元化的數字教育產品,加速了數字教育市場的優勝劣汰,市場集中度進一步提升,馬太效應日益凸顯。

          從細分領域來看,K12教育仍為數字教育的主賽道。在線教育平臺紛紛加大面向K12和學前啟蒙教育的素質教育領域布局。職業教育成為數字教育的重要賽道,市場日益細分,頭部平臺紛紛加大對在線職業教育的布局。

          在疫情影響下,2020年教育出版轉型融合提速,傳統出版單位加快數字教育出版產品和模式創新。以人工智能為代表的數字技術與教育出版融合進一步深入,一方面改變著數字教育出版內容資源的呈現方式和服務模式,另一方面也催生了教學輔助硬件的多元發展。

          (四)有聲讀物呈現精品化、智能化、場景化

          根據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第十八次全國國民閱讀調查報告》數據,2020年,我國國民的聽書習慣進一步養成,有31.6%的成年國民形成了聽書習慣,較上一年提高了1.3個百分點,有6.7%的國民會將聽書作為閱讀方式的優先選擇。據《2020年度中國數字閱讀報告》顯示,2020年人均有聲書閱讀量6.3本,較去年增長5.5%,有聲讀物在全民閱讀工作中發揮更大作用。

          長音頻領域成為行業競爭的新熱點。2020年中國長音頻市場規模272.4億元,增速54.9%。

          過去一年來,有聲讀物在精品化、智能化、場景化取得顯著突破。各類有聲讀物機構對品控的重視程度進一步提升,推動有聲閱讀步入高質量發展階段。出版機構和傳媒機構普遍將有聲閱讀融入到自身數字化轉型進程,圖書出版與有聲讀物同步策劃、制作、分發成為常態。家居生態、車載生態,智能音箱等智能終端的發展,場景定制有聲閱讀墻成為內容服務的新形態,各類閱讀場景構筑出知識文化新生態。

          (五)數字內容營銷體系逐步構建

          2020年,受新冠疫情影響,線下出版和銷售渠道受阻,倒逼出版業加速進行營銷體系升級,出版單位紛紛借助電商平臺、短視頻平臺、微信服務號等,擴展新媒體營銷渠道,試水短視頻營銷和直播電商,取得初步成效。出版單位對數字營銷渠道從初步試水轉向常態化布局。各出版單位綜合運用自有APP、視頻、直播等新興媒介渠道,并積極開拓微信服務公眾號、小程序、閱讀學習社群等具有聚客引流功能的新型線上運營方式,實現了內容全方位傳播、品牌多維度展示??梢钥吹?,出版單位在新媒體營銷方面形成了更加專業的運營體系和運營機制。針對數字營銷模式,多家出版社在機構設置和崗位設置上進行了優化調整,產品和營銷內容的投送與流量端口更加精準匹配。

          (六)媒體融合發展步入深水期

          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加快推進媒體深度融合發展的意見》,為出版業深化轉型融合進一步指明了目標方向、清晰了發展路徑、明確了任務要求。過去一年來,傳統媒體和新興媒體融合發展路徑更加清晰,實現了流程、內容、技術、渠道、產品、運營模式和管理機制等全方位創新。一方面,著力打造全媒體傳播體系建設,并借助前沿技術,提升媒體智能化水平;另一方面,豐富內容呈現表達方式,把握移動互聯網可視化、碎片化傳播趨勢,深挖拓展原創內容價值,并逐漸擺脫了傳統媒體的內容和模式,將業務延伸至內容付費、專業信息服務、智慧城市建設、生活服務等領域,媒體公信力、傳播力、影響力進一步提升,對用戶的引導力、吸引力、感染力顯著增強??h級融媒體中心建設加速推進,基本實現了“全國全覆蓋”的建設目標,并通過平臺建設、內容生產、傳播流程及經營管理等方面的優化升級,在“媒體+政務+服務”方面積極探索,在打造地方信息樞紐、助力脫貧攻堅、加強基層治理能力等方面發揮積極作用。

          (七)數字內容產品 “走出去”成績突出

          疫情期間,出版單位積極探索以數字出版和線上貿易為核心的國際合作出版的新模式,實現線上、線下圖書宣傳的聯動,拓寬國際交流合作渠道,實現書海外宣傳效果的最大化,并在全球平臺發布我國抗疫科研成果,為全球抗擊疫情做出杰出貢獻。

          過去一年來,網絡文學通過圖書出版、IP改編、在線翻譯、海外本土化傳播、投資收購合作平臺等方式實現對外傳播,在傳承中華文明、傳播中華文化方面做出突出貢獻。截至2020年底,我國已成功向海外輸出網絡文學作品超過1萬部。

          2020 年,中國自主研發的移動游戲海外市場實際銷售收入超 130億美元,同比增長超 46%。2021上半年海外移動游戲發行商中,來自中國的發行商占比 23.4%,排名全球第一位。

          (八)產業保障體系進一步健全

          2020年,我國數字出版產業保障體系在諸多方面持續完善與豐富,尤其是在標準建設和版權保護方面表現尤為突出,為產業發展提供了有力支撐。

          標準研究制定與市場需求的結合更加緊密?!秲和瘮底珠喿x產品安全指標體系研究》項目立項,屬于行業內的首次攻關嘗試。全2020年共發布28項目數字出版相關標準,16標準獲得立項。正式發布10項國家標準,《新聞出版知識服務知識對象標識符(KOI)》等5項標準列入2020年國家標準制定計劃?!吨腥A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修訂完成,一系列行業立法、司法解釋及政策陸續出臺,為解決新型網絡版權問題奠定了基礎。在疫情影響下,全國各地各級法院在線 “云法庭”日益常態化?!皠W2020”專項行動聚焦網絡文學、游戲、音樂、知識分享等平臺,使得我國網絡版權環境得到進一步凈化。

          三、數字出版產業新趨勢

          著眼于文化強國建設的總體部署和疫情防控步入常態化下的數字內容需求變化。數字出版產業呈現以下發展趨勢。

          (一)頂層設計更加完備

          出版業“十四五”規劃已完成編制即將出臺。數字出版將作為出版實施數字化戰略的重要抓手,對于出版業高質量發展將發揮更大作用。

          推動數字出版精品化將是“十四五”時期的工作重點,數字出版在宣傳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講述中國共產黨百年光輝歷程和偉大業績、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傳承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播普及科學文化知識等方面將發揮更加重要作用,打造既能滿足人民美好精神文化需求,又能凝聚人民精神力量的數字出版精品力作,是數字出版的主要任務。

          同時,“十四五”時期,將通過各項舉措,系統性地推動出版業融合發展邁向縱深,通過政策引領和有效舉措,形成融合發展、高質量發展的內驅動力和有效行動。

          (二)數字內容生產分發模式加速變革

          數字時代內容消費需求的多元化,對內容供給的效率、質量和精準程度提出了越來越高的要求,驅動著內容生產傳播升級迭代。

          數字內容的分發方式從單一的機器算法,邁向“算法+身份認同”的新階段,用戶對專業和權威的內容更具信任度和認可度,建立健全數字內容價值評價體系的重要性更加凸顯。同一內容的多形式、多維度呈現趨勢明顯,人們對同一內容的多層次、多維度、體系化的呈現有了更大訴求,以原始內容為圓心向更多元形態發散的多業組合,將成為數字內容生產創作的常態。數字內容創作者、平臺、用戶之間實現了更深層次的互動,步入了“生產匹配消費,消費驅動生產、生產帶動消費”的正向循環。

          (三)數字教育迎來賽道變革

          在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下,數字教育市場需求得以培育壯大,數字教育賽道正面臨巨大變革。2021年以來,國家加大了對職業教育等教育領域的支持力度,并對K12領域,特別是對線上K12的監管進一步強化。To G或To B將成為K12教育發展的主要模式,通過智慧校園的構建,包括數字教材、線上課程、智慧教育平臺、智能教育裝備等在內的K12智慧教育生態體系正在形成。素質教育成為K12領域的新藍海,正在步入快速成長期。音體美等領域受中考政策的影響,成為素質課程的核心,呈現出紅海趨勢。職業教育成為數字教育的新風口,市場日益細分,行業競爭日益激烈。

          人工智能成為教育出版單位打造教育產品的關鍵技術引擎,人工智能+教育的發展模式日漸清晰,涵蓋課前、課中、課后、課外、教、學、管、練、測、考等場景的智慧教育產品體系逐步構建。隨著“雙減”政策的落地,數字教育加速調整,傳統教育出版單位因具有較高的權威性、專業性、規范性,將迎來重要發展機遇。

          (四)知識管理和服務邁向中臺化

          數字化、智能化與產業加速融合,數據流動流通和大規模應用需求日益旺盛,對企業知識管理和服務能力提出了更為專業的要求。

          人工智能、區塊鏈、5G等新技術將與知識管理實現更加深度融合,知識圖譜技術將在知識管理中得到更深層次的應用,知識圖譜技術將提升企業的多源數據采集能力,實現對存量知識內容的自動化整理,以支撐多樣化、場景化的業務應用,促進出版單位的高價值知識資產的深度運用和有效流轉。

          在知識圖譜技術支撐下,出版單位通過搭建知識管理平臺,對知識資源的獲取、共享、應用和創新等過程進行全面管理,進行知識匯集整合、組織處理、建模分析、管理治理、服務應用、場景構建等,將知識與出版業務深度融合,構建智能化的知識協同創新鏈條和知識服務體系,推動出版知識服務水平的進一步提高,將創造更大的業務價值。

          (五)數字內容產業市場格局趨向競合

          數字內容新業態、新形式不斷涌現,數字內容產業邊界持續拓展,對數字內容產業市場格局帶來巨大影響。

          數字內容頭部企業一方面拓展新業務,以構建自己的商業生態閉環,另一方面數字內容企業的共榮共贏意識日益增強。

          數字內容企業在資源、技術、平臺等方面實現互通,通過建立新的連接,或將發現新的市場機會,拓展業務領域,從而創造更大且更加持久的價值?;谶@種共識,數字內容領域頭部企業合作加強。網絡文學、網絡視頻等領域都從過去的“單打獨斗”邁向“組團發展”,呈現出“合縱連橫”發展態勢,通過戰略合作,以謀求發揮出“1+1>2”的疊加效應。

          (六)全域化數字內容營銷格局逐步構建

          “消費分化”和“個性化”趨勢日益明顯,對企業的精細化運營和全渠道建設能力提出了越來越高的要求。構建全渠道、全媒體、全鏈條營銷體系將成為下一階段出版單位加強營銷能力建設的重要著力點。

          通過對多端口、多場景的信息打通和相互串聯,將實現線上線下、跨平臺、多維度、多場景的用戶數據全景洞察,讀者和用戶的消費行為被更為精準清晰的歸納分類,在數據端建立起多維度、精準化、智能化的營銷體系,將極大提升品牌運營效率和精準程度,繼而提升用戶轉化效果,并可為知識服務的精準生產、精準調配和精準分發提供有力支撐。

          (七)區塊鏈提速落地構建數字版權新生態

          知識版權保護與管理是區塊鏈最重要的應用落地場景之一,運用區塊鏈數據透明、不易篡改、可追溯等特性,將在數字版權的確權、保護、交易結算、溯源驗真等場景中得以應用,建立起更加完備的版權信用體系。   



          新聞資訊
          相關產品
          澳客比分网